嘿嘿你好呀

无fuck说

我服了,我佛了,我枯了,我醉了。

我……


我还是觉得明白的死比糊涂的活要好。


我觉得我好像还是有点儿忘不了他。


当然最最让我感到恶心的,还是这满腔无法施与的烂俗同情心,与悲天悯人的傻逼情怀。


我的脑子里一直都有一颗定时炸弹,而一点点琐碎小事的苦恼麻烦就会引爆它。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其实我一直没好过。

从去年五月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我没好。

我以为我好了,但我没有。

一切的事情都是为了拯救我那时那颗濒临破碎的心,我想竭尽所能的转移注意力,想从其他的事情上找到一点点微弱的满足感来弥补那个时候被打击的一无所有的自信。

可惜我没能做到。

现在,我躺在床上,早就醒了,可我不愿意起来。也并非因为冬日的严寒,只是我不愿面对,满目疮痍的生活与平平无奇的俗世。

我有罪,我最大得罪就是自以为是,殊不知有多少人正在暗处,嘲笑我的愚蠢。

我今天在楼梯上看到了一对朋友,或许也称不上是朋友吧,两个同伴什么的。其中有一个胖女孩,真的很胖,块头很大,脸也大。我在上下楼梯时看见过她两三次,因为外形很令我印象深刻,就记下来了。她爬楼梯喘的很厉害,慢吞吞,看起来非常累,脸蛋通红。走在她前面的同伴一直在不耐烦的催着:“你快点儿呀。”每走几步就会说一句。

我突然心生厌恶,你有时间喊她快点儿,还不如下去扶她一把,或者如果真的着急,也可以跟她说:“我先走了。”

我很想对她说,难道你看不见她累的气喘吁吁的样子吗,难道你看不见她因为你的催促脸上着急的神情吗?然而我只是皱着眉看了她几眼,就匆匆上楼了。

这种莫名其妙的同情心常常会让我感到极度的自我厌弃。也许我并没有资格同情别人。但是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也许是曾经深深地,深深地自卑过,我能察觉出自卑的人,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个细微的眼神,而自卑需要关爱,需要鼓励。同情时常会跟怜悯挂钩,但怜悯不知从何时起成了一个贬义词。但是同情与怜悯不是人的本能吗?而且同情,有时候是爱的起点。而极大的拥有这种人类本质的人类,却在时常受到伤害。

我知道那个催促的女孩没有恶意,我没有资格责怪她,也不敢责怪她。我只是感到很遗憾,遗憾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没有一颗细腻的心,去尽量的,小心的,不去伤害身边的任何人。

我想如果我有这样的朋友,我会走在她旁边,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保持平齐,一直到目的地。


😭😭😭😭😭

Lee Pace的拖拉机康康:


两个灵魂相互吸引的少年计划建立巫师组织,并一同找圣器。

“For the greater good.”

阿不思 · 邓布利多最先提出了这句话。


For the Greater Good.

For the GG.

For Gellert Grindelwald.

真的是

最隐晦的情书。

各个版本的小天使。
其实都很喜欢。
关键是这个角色本身就很喜欢。

很骚气的有道词典了。